当前位置:优特广告网生活居家男人傅彪爱吃肘子(组图!居家男人 傅彪
居家男人傅彪爱吃肘子(组图!居家男人 傅彪
2022-12-06

第一次电话采访傅彪,他正在拍戏,很客气的让我过会打去。到了时间,打过去的时候,他真的已经等在电话那边了,如此对记者守时和主动的明星,还很少见。当我转弯抹角地准备转入话题时,他主动坦诚地说:“你是问冯导的电影吧,兄弟,我还真不能告诉你。咱们说点其他的吧。”一句话,引得我哈哈大笑。当年,傅彪在金鸡拿到了最佳男配角,我在会场一角,看到他地整理好衣着,向四方,上台,说:“申奥成功了,WTO也入关了,中国足球也出线了,傅彪抱了金鸡了!”场下如潮的掌声中,有我衷心的一份祝福。

(记者 刘春燕)傅彪·重庆

马宁:千万别叫傅彪老师

——傅彪在接受一次采访时如是说

在傅彪的演艺生涯中,其中有一部剧也是唯一一部在重庆拍摄的,名字也很重庆:《朝天门》。电视剧描述的是上个世纪80年代,望龙巷几个青年人在中国新旧经济体制交替中,经历的生与死的抉择、爱与恨的、权与法的较量。剧中傅彪继续以平凡的物形象,着观众。如今傅彪去了,重庆却没有停止对他的记忆——艾小元(《朝天门》制片人):

一口气吃两个肘子

“也许不要我”

随着一部部出色的电视剧和电影,傅彪也渐渐得到了观众的认可,也被列入了明星的行列。但成名后的他并不像有的明星一样大摆架子。傅晓阳说,从《唐玄奘》后,他跟傅彪就成了哥们,经常电话联络,傅晓阳每次出差去,两人都要抽空小聚,而傅彪曾来过重庆参与《朝天门》的拍摄,傅晓阳也前往探班。他透露,成名后的傅彪几乎没有任何变化,对人尊敬,如果给他打电话的时候正在拍戏,他会很礼貌地表示歉意,而且拍完戏后就会立即打过来。他还说傅彪喜欢开玩笑,直到生病以后都是如此。傅晓阳说,在傅彪做完换肝手术后,他们通过几次电话,傅彪很乐观地表示:“也许不要我,我又回来了。”

傅晓阳回忆,1991年,由傅晓阳担任制片主任和摄影的18集电视连续剧《唐玄奘》剧组,一从河南、西安、沙漠到莫高窟、乐山、成都

石光荣式的家庭

听闻傅彪病逝的消息,作为重庆与傅彪接触最早的电视人之一的傅晓阳,非常难过。昨日,他向本报打来电话,讲述了1991年与好友傅彪一起拍摄18集电视连续剧《唐玄奘》时的点点滴滴。

我比傅彪年纪还大,他才42岁,这么年轻,还有妻子孩子……真很惋惜,很遗憾!我知道在内地有很多观众喜欢他,在圈里他的口碑也非常好,他和我们喜剧演员不同,那种憨厚、幽默更有感染力,这样一个演员离开了是演艺界的大损失。

张艺谋先找到他

虽然傅彪当时不出名,但也丝毫没有架子,对人非常友好。傅晓阳说,在剧组,傅彪什么都抢着干,扫地、倒水等杂活都不例外。傅晓阳还回忆到,因为自己身材不高,为了完成拍摄工作,经常都要搭板凳,傅彪在没有戏的时候,常常帮助他搭角架,端板凳。傅晓阳的胃不好,傅彪时常掏出一块巧克力、水果糖递给他,非常善解人意。傅晓阳还回忆到,傅彪对肥肉情有独钟,印象最深的一次就是在乐山拍摄期间,一天傅晓阳说请他吃饭,结果他一口气吃掉两个东坡肘子。虽然傅彪的长相显得憨厚,但也不乏幽默,傅晓阳回忆,一次在青城山拍戏,看到卖凉粉的便大吼一声:“我请客吃凉粉,大家敞开肚皮整!”

因为多年跑电影的关系,对在电影圈人气很高的傅彪有过多次接触。可记忆中最深的一次,却是三年前在金鸡评结束时对他“不友好”的“”式采访。尽管富有亲和力的傅彪向来对记者有问必答,但作为当时金鸡的“新科”评委,对记者当时提出的金鸡评选规则中唱票、统票以及评语无法公开等问题,傅彪仍然感到“如芒在背”,可处事圆润的他却对记者的采访并不采取回避的态度,真诚的回答中也充满了机趣,对有些问题则聪明地采取默认,而有涉原则的问题,傅彪则连连“求饶”:“兄弟,你把我挤墙角了。”虽然戏称“这次采访力度可能是前所未有的”,但却让记者顺利地完成了采访任务。(记者萧 生)

肖素静是当时《朝天门》剧组的群众演员领队,她在拍摄期间和傅彪接触时间比较多。当时朝天门、江北两、机场是外景拍摄主要地点。据她回忆,在江北机场一场电梯戏时,由于时间没卡好,重拍了几遍,他不但没有不耐烦,还跟其他演员侃起怎么演戏来。肖素静还告诉记者,傅彪很喜欢跟剧组的人开玩笑,有时候别人都笑得直不起腰了,他还继续一脸严肃。傅彪还经常说她:“小肖老师(因为肖素静比傅彪小些),你早该到影视圈来,肯定发展得更好。”至今,肖素静的办公室里都还挂着傅彪当年拍摄的剧照。珉(《朝天门》制片)

“我刚刚听说了傅彪的消息。这首先是电视、电影界的一个损失,其次是对他家人的一个巨大打击,也是他的朋友们的一种遗憾,我们都很难过。”张纪中说这次并没有去医院看望他,“不忍心看到他难受的样子。”“傅彪的病我觉得就是劳累过度的缘故。”

下海经商被人骗

曾志伟:他这么年轻

张纪中:这是影视界的一个损失

“面瓜”出身于石光荣式家庭

(记者 罗 伟)

前年金鸡,我和他一起当评委,当时我们住对门,常常一起聊天,那时候他光坐着,就不停地流汗,我就觉得他身体很虚弱。那时还说要合作拍一部电影呢,没想到……

他让我们叫他“彪子”

1994年,傅彪从深圳拍完电视剧《广告人》回来,接到张艺谋剧组的一个电话,说张艺谋要见他。那个三爷的角色虽然最终由傅彪出演,但却并没让傅彪红起来。却让傅彪真正体会到什么是电影,也让它真正踏入了电影艺术的。直到遇上冯小刚,傅彪才真正一发不可。《甲方乙方》后,《没完没了》的男二号最终一炮走红。接着傅彪在冯小刚的《一声叹息》、《大腕》和李少红的《大明宫词》中,同样把物演绎得生动传神,并且最终凭借《的故事》荣获2001年“金鸡”最佳男配角。

他的幽默很独特

(记者 何 佳)傅彪·光阴故事

网络编辑:翁正平

(记者 康延芳)傅彪·记者印象

回忆起当时傅彪在剧组的情况,他用了两个词:敬业、平易。据他回忆,当时除了在重庆拍摄《朝天门》外,傅彪还在天津参与张艺谋的电影《幸福时光》的拍摄,两地来回跑,很辛苦,但他都协调得很好。而傅彪的平易,更让艾小元赞叹不已。当时傅彪已经算得上是个影视圈大腕了,但他不仅一点架子没有,还让剧组的人不要叫他傅老师、彪哥等,而是直呼其“彪子”。肖素静(《朝天门》演员):

傅彪是我很欣赏的演员

胡兵:拍戏开房车享受生活

点击此处查看其它图片一直是生活得比较笨拙的人。任何一个工作,我接了就会尽最大努力把它做好,任何一个朋友只要张嘴求到我,我能办的就一定帮忙做到。

永远客气待人

在重庆拍摄的唯一一部戏——《朝天门》里的傅彪记忆

杨亚洲:我早就觉得他身体很虚弱

夫妻恩爱羡煞众人

受家庭影响,傅彪的梦想原本是做一位将军,但暑假里的一碗冰镇饮料和两个盒,使傅彪从此与电影结缘。那年暑假,崔嵬导演的一个电影在傅彪所在的军队大院里拍摄,一天,傅彪赶忙跑去看,一不留神就摔了一跤,腿摔出一个大口子。似乎是为了弥补,剧组请傅彪喝冰镇饮料。最后摄制组离开的时候,送给傅彪两个盒子,傅彪高兴地把玩它,一直珍藏。就是那一碗甘甜的冰镇饮料和两个盒子,在傅彪的心里悄悄种下对电影的情结。

马宁说傅彪是她做过的“艺术家”中最痛快的,尽管大病初愈,但他不提任何要求。来到现场,他觉得特别幸福,很久没看到如此辉煌的灯火,他特别怀念镜头和灯光下的生活。节目录完后,他给马宁打了一个电话,马宁以为他要提出要把哪句话剪掉的要求,但他说的是:“你看还行吗?你们看完后觉得有没有问题,没做砸吧?”傅彪对大家唯一的要求是:别叫他傅老师,都叫彪哥。有个灯光师一不小心叫了声老师,他马上笑着问:这位老师贵姓?

( 珊)傅彪·朋友情深

深夜起来背台词

胡兵透露,他在跟傅彪一起拍摄《啼笑姻缘》时,傅彪是剧组唯一自己开房车来拍戏的,他非常热爱生活,很懂得珍惜自己。胡兵说,尽管在国外很多中产阶级都有房车,但在中国懂得这样享受的人并不多。傅彪当时是自己开着房车到剧组,房车很大,车里的设施很齐全,有卫生间、厨房、电视、冰箱、微波炉,有小型的发电设备,完全就是一个流动的家。尽管他自己没有时间做饭,但其他工作人员会上去炖一些营养的汤,给大家改善伙食。

珉记得当时傅彪和妻子张秋芳同在《朝天门》剧组时的相互恩爱,让很多人羡慕不已。据了解,傅彪和妻子张秋芳平时各自在排戏,很少在一起,而在《朝天门》剧组里,两人终于有机会在一起,所以倍加珍惜。珉回忆说,傅彪很爱出汗,而拍摄时正是重庆最热的8到10月份,当时张秋芳就随时为傅彪拎着毛巾和水壶,一边为他擦汗,还一边要“逼”他喝水。范元(《朝天门》导演):

,整个拍摄历时三个多月,由于两人同姓傅,因此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。傅晓阳说因为自己比傅彪大一岁,傅彪一直都以“傅哥”称呼他。

昨晚九点,记者终于联系到《朝天门》的导演、峨嵋电影厂的范元,但他一直不想接受采访:“这个时候我们都很伤心,也不好说什么。”之前有人说范元和傅彪在《朝天门》的合作中很不愉快,因为他把傅彪妻子的很多戏份转给了另外一个演员。当记者问他是不是因为这个而不愿意对傅彪的去世作任何评论时,他终于打开了话匣子:“首先我跟傅彪没有任何过节,传说的那些原因也是没有的事;另外,傅彪是我很欣赏的演员,他远不只是一个喜剧演员,虽然他在喜剧表演上取得了很大成就,但给他一个离喜剧很远的角色,他同样有能力把握好。”

1963年9月27日,傅彪出生于总后勤部的军队大院里,他的家庭就像电视剧《燃烧的岁月》中石光荣的一样。傅彪曾经这样形容自己的成长过程:“幼儿园、小学,是《看上去很美》,初中生活就像电影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,高中生活就像电视剧《梦开始的地方》。”

真诚从不

1989年,傅彪与张秋芳结婚。张秋芳忙里忙外地拍戏,挣钱养家,于是傅彪想着下海,第一次,由于他憨厚诚实的性格,遇到了不诚实的“朋友”。他帮别人去单位的集资款,结果“朋友”携款而逃。最后30万元的债主都找到傅彪,傅彪面对接踵而来的讨债者宣布:这钱我还。傅彪和张秋芳夫妇进入了漫长的还债历程。这债从1993年开始直到1999年才全部还清。

一碗冰镇饮料

据傅晓阳介绍,当时28岁的傅彪饰演的三慧是剧中的男2号,也是傅彪拍摄的戏份最重的第一部长篇电视剧。他说,当时的傅彪还不算出名,每集的出场费也就五六百块钱,但他的刻苦劲让全剧组的人都很。他透露,由于《唐玄奘》中台词有很多佛教术语,因此又长又复杂,傅彪为了记住台词,经常深更半夜起来背。不仅这样,他对自己相当严格,有时导演都认为能过的戏,他却要求重拍,非要达到完美为止。